与滩地“谈恋爱”:台商连万生的廿载黄河情

  中新社郑州6月10日电 题:与滩地“谈恋爱”:台商连万生的廿载黄河情

  中新社记者 李贵刚 李超庆

  早晨五六点钟,自称“农夫”的连万生像往常一样,钻进田间地头除草、浇水。

  “今年爸爸种了1500多亩小麦,几乎天天泡在地里。”女儿连翊宸指着连万生黝黑的脸打趣道,“他像是跟滩地谈恋爱一样。”

  1954年出生于台湾的连万生,系台湾富景集团董事长,扎根河南之前,主要从事地产开发、公路工程、酒店管理等。

  2003年,连万生赴河南郑州考察,看到了从小在课本上了解到的中华母亲河——黄河。让所有亲朋好友始料未及的是,正是那次“黄河之旅”后,连万生决定投身黄河滩地建设,一干就是将近20年。

  “所有人都笑话我,问我有多少钱能填满黄河?”连万生回忆说,当时他看到的黄河滩地环境恶劣,风沙很大,与其憧憬的景象不太一样,“让我感觉差异很大”。

  经过慎重考虑和科学论证,连万生斥资对郑州万亩黄河滩地进行生态保护和绿色开发。自此,他扎根滩地,用种草、种树等方式改变沙化严重的状况。

  连万生回忆称,当时,在黄河滩地种草木,成活率极低,种一茬死一茬,有的要种三五次才能成活,劳心劳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连万生的不懈努力,滩地终变绿洲。他还将一些台湾元素搬到黄河边,建造了600多亩的“日月湖”。

  连万生与黄河滩的“恋爱故事”也逐渐被亲友们所接受。他表示:“在戏台下站久了就有位置,大家都认可了我,儿子、女儿也都过来帮忙。”

  如今,年近七旬的连万生已到退休年龄,但其“黄河情缘”还在继续。他又转型做起了“农夫”,在滩地里大量种植小麦,以及葡萄、火龙果、黑红薯、黑玉米等特色农作物,“我坚信走生态保护的路不会错”。

  转行做“农夫”的挑战不亚于当初,连万生吃了不少苦头,一度出现选错种、错过施肥最佳时节等窘况。为此,他专门从台湾邀请专家来郑州指导,又通过与河南专家、农业技术学校合作,才慢慢化解难题。

  在女儿连翊宸眼中,连万生每天与工人们一起下地干活,早出晚归,像照顾恋人一样照顾滩地。他还追赶农业科技潮流,学会了操作农用无人机等。“20年了,他就是对这个地方有感情了”。

  连万生说:“我不是花不起钱、请不起工人,我尽微薄之力把几千亩地做好,尽一点中华儿女的情结,既锻炼身体,也有成就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