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为何接连举行战略核力量演习

  俄军为何接连举行战略核力量演习

  近日,俄军在莫斯科附近举行了战略核力量机动演习。据悉,共有约1000名军人和超过100辆军车参与了此次演习,演习中使用了RS-24“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车。对此,俄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战略核力量演习第二天表示,没有人希望发生核战争,但宣称核战争不可能发生是错误的。

  实际上,这已是俄军近期举行的第二次同类演习。2月19日,俄军在总统普京的亲自指挥下进行了名为“雷霆-2022”的战略核力量演习,演习目的是检验“使用战略进攻力量对敌人造成毁灭性打击的能力”。俄军在演习中首先使用远程常规精确打击武器进行模拟打击,然后模拟俄罗斯遭受核攻击后,俄军使用战略进攻性核力量迅速进行反击。

  外界普遍认为,俄军在这个时节组织战略核力量演习,明显带有释放警告信息的意味,即提醒美国和整个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不能逾越“红线”。就在俄军举行演习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更先进的“海马斯”多管火箭发射系统。而根据美国国防部6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拜登政府共批准向乌克兰提供了总计价值46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包括1400套“毒刺”防空导弹、6500套“标枪”反坦克导弹、108套M777火炮、20架米-17直升机、200辆M113装甲运兵车以及超过5000万发子弹。

  俄军之所以在半年之内接连举行战略核力量演习,与俄乌冲突局势紧密相连,相关国家始终保持高度关注。对此,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态称,“我们有国家安全构想,它是公开的,可以看到使用核武器的所有原因,即国家存亡受到威胁时,才可以根据我们的构想使用(核武器)”。

  长期以来,基于“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体系始终是俄罗斯与西方进行战略博弈的重要依托。据美国科学家联盟估算,至2022年,俄罗斯共掌握有5977枚核弹头,分别部署于俄军的陆基、海基、空基核力量部队中。

  俄罗斯陆基核力量主要是战略火箭军部队,包括第27近卫火箭集团军、第31火箭集团军、第33近卫火箭集团军等3个导弹集团军,总计下辖11个导弹师,总兵力约6万人,拥有310枚导弹,可携带多达1189个弹头。战略火箭军部队是整个俄罗斯核力量的中坚,其装备的“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在飞行过程中能够进行机动变轨,从而具备极强的战略突防能力。其拥有的“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则可携带10个90万吨TNT当量的核弹头,且采用了高超声速弹头,具有快速突防打击远程目标的能力。

  海基核力量主要是部署于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弹道导弹潜艇部队。目前,俄罗斯海军装备有两型10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分别是5艘“德尔塔”级、5艘“北风”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同时,俄军装备的“波塞冬”无人潜航器正在成为海基核力量的中流砥柱。该潜航器不仅在动力源上采用了核反应堆,还能够搭载200万吨TNT当量的核弹,“核上加核”的设计使其威力足以完全覆盖打击区域。“波塞冬”无人潜航器据说作战距离可达1万公里,航速超过54节,下潜深度1000米,成为打击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利器。

  俄空基核力量主要隶属于空天军远程航空兵司令部的第22近卫重型轰炸机师、第326重型轰炸机师和第40混合航空兵团。两个重型轰炸机师分别部署在俄罗斯西南部的萨拉托夫地区和远东的阿穆尔州地区,主要装备有图-160M、图-95MS、图-22M3三型战略轰炸机。

  为保证对战略核力量的有效指挥控制,俄军还建有大量可靠的指挥设施。俄罗斯媒体2020年报道,普京总统在一个会议上宣布即将建成一个能够经受核打击的安全核指挥与控制所。为了让指挥战略核力量的所有要素保持在最高水平,俄军近年来做了大量工作,这些都是为了确保俄罗斯遭受核攻击时可有效反应,迅速进行报复性还击。

  2月27日,普京在会见俄国防部长和俄军总参谋长时明确指出,“西方对俄罗斯不仅在经济上进行遏制,而且某些领导人的发言越来越具有侵略性。”因此,俄军核部队将进入“特别战备状态”,提高警戒等级。根据俄罗斯国防部网站显示,所谓“战备状态”是指军队始终准备好执行战斗任务的手段,而“特殊战备状态”指的就是武器已准备就绪。

  不久前,俄罗斯战略火箭军司令谢尔盖·卡拉卡耶夫在红星电视台表示,俄军95%的火箭军部队处于“持续备战”状态,“接下来是研发新型弹道导弹系统,并相应地用这些导弹系统重新列装部队。”其指的就是用“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替换现役的“部队长官”洲际弹道导弹。由此可见,随着西方国家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持续施压,战略核力量将始终是俄罗斯确保国家安全和战略威慑的保底支撑与有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