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军地合力推动新时代涉军维权工作创新发展

  涉军维权“直通车”温暖前行

  广东军地合力推动新时代涉军维权工作创新发展

  本报记者 廉颖婷

  本报通讯员 程勇 陈典宏

  “多亏广州军事法院搭建的涉军维权‘直通车’,帮了我们大忙。”近日,压在南部战区海军某部领导心头3年之久、标的金额高达两千余万元的两宗官司,以胜诉告终。

  这一涉军维权问题的圆满解决,得益于广东省军地共同搭建的涉军维权工作机制。自该机制调整完善以来,广东省军地职能部门协同发力,依法公平公正处理多起涉军纠纷和案件,避免和挽回经济损失两亿余元,有效减轻驻粤部队和官兵涉法负担。

  从靠感情向靠机制转变

  几年前的一天,一名在某部服役的战士,给解放军广州军事法院打来求助电话。这名战士的亲属在广东务工时遭遇人身伤害,希望得到军事法院的法律援助。

  “你在前方安心练兵备战,后方涉法问题放心交由我们解决。”接到求助,广州军事法院很快拟制维权函。本想为战士开通“绿色通道”,可没想到过程并不顺利。

  据广州军事法院领导介绍,当时,由于军队编制体制调整,担负涉军维权职责的多个部门之间沟通衔接不够顺畅,涉军维权机制常态化运行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同时,由于广东经济发达,部队和军人军属涉法纠纷相对较多,亟需调整完善涉军维权工作机制,提高涉军维权工作质效。

  去年11月,在充分调研基础上,广州军事法院联合广东省军区政治工作局,以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名义,请示调整完善涉军维权机构,健全完善涉军维权机制,并召开领导小组会议,推动涉军维权工作高效顺畅开展。南部战区军事法院、广东省军区党委政法委和广东省委政法委对此高度重视,很快批复同意,要求站在强国强军的高度,统筹谋划推进新时代涉军维权工作,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提供有力服务保障。

  去年12月,调整完善的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将办公室常设在广州军事法院,明确由广州军事法院负责广东省涉军维权日常工作,广东省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处、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省司法厅法律援助局等为办公室成员单位,共同推进涉军维权工作常态化运行。

  “从靠感情向靠机制转变,让官兵维权从此不再难。”广州军事法院领导说,推动新时代涉军维权工作创新发展,既要健全机制,更要服务备战打仗。

  把维权资源用在向战为兵上

  今年3月,一封来自天山脚下的维权函件抵达广州。半年前,驻新疆某部战士小刘的父亲,在广东省佛山市一家建筑公司务工时,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死亡。用工单位拒绝支付赔偿,走完劳动仲裁程序后,还一纸诉状将作出工伤死亡认定的劳动仲裁机构诉至人民法院,致使纠纷迟迟得不到解决。

  收到维权请求,广州军事法院立即启动涉军维权机制,以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名义发送维权专用函,提请有关单位依法公正处理。同时,工作人员经与佛山军分区、顺德区人民法院、三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多部门通力协作,推进军属工伤死亡认定及赔偿事宜,促使该起涉军纠纷处理进入“绿色通道”。

  经过军地协调联动,用人单位签订了赔偿75万元的协议,并将第一笔40万元赔偿款汇入小刘家人指定账户,剩余赔偿款也在约定期限内按时支付。

  “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为官兵倾力解难,即使在春寒料峭的边关,我也觉得心里暖暖的。”收到第一笔款项后,小刘专门致电感谢,并寄来“赤心为兵、倚法为战”锦旗表达感谢。

  “向战路上,涉军维权工作该跑的路一步都不能少,不该跑的路一步都不能跑。”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人说,要把有限的维权资源用在向战为兵上,用在部队与官兵合法利益维护上,才能让这项制度依法运转、温暖前行。

  据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该项制度调整完善以来,10余件不符合涉军维权范围的案件在作出解释后未予受理,从源头上杜绝了打着涉军维权旗号谋取不当利益的现象。

  军事法官要不负官兵信任

  今年年初,南部战区海军某部向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交了近半米高的两起涉诉案件资料。因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部队政策调整改革等原因,该部与地方项目合作方产生利益纠纷,两个地方项目合作方共要求该部支付赔偿款和违约金2199万元。多番调解未果,双方对簿公堂。

  接到该部维权求助后,广州军事法院实地了解情况,并迅速启动维权工作机制,全程跟踪督促,积极提供法律意见。最终,这两个历史遗留难题经地方人民法院快审快办,终审判决依法驳回合作方不当诉讼请求,有效维护部队一方的合法权益。

  广州军事法院依托强军网涉军维权信息服务平台,开通军线热线电话,并通过南部战区和广东省委政法委等微信公众号推送信息,使涉军维权机制深入部队。

  “机制虽是刚性的,但可以传递温暖。”广州军事法院领导说,官兵遭遇涉军维权问题难免心急如焚,军事法官不仅要做好手头工作,而且要耐心释法,不负官兵信任。

  前不久,某部训练场因历史原因未确权,与周边村民产生权属纠纷。接到部队维权请求后,广州军事法院迅速启动涉军维权工作机制,拿着土地历史资料实地查看,并根据红线图与村民释法明理。经过军地相关部门联动,最终妥善解决问题。

  “不让一件涉军维权问题阻碍部队练兵备战,不让一名军人军属寒心流泪。”广东省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说,机制调整完善以来,累计梳理出32件涉及军用土地权属纠纷、军属人身损害等事关部队打仗与官兵切身利益的重大涉法难题。针对这些难题,办公室成员单位召开专门会议,专项集智攻关。目前,这些涉法问题拉单列表,正抓紧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