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枪暴力“低龄化”严重困扰美 有人卖枪“从娃娃抓起”

  【环时深度】涉枪暴力“低龄化”严重困扰美,有人卖枪“从娃娃抓起”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李准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高雷】6月11日,芝加哥发生飞车枪击案,1人死亡、4人受伤;6月4日晚和5日上午,宾州费城等3个城市发生枪击事件,9人死亡、20多人受伤;5月24日,得州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发生枪击案,21人死亡……近期,接二连三的美国枪击案不断占领各大媒体头条。令人担忧的不只是美国枪击事件的频发,更是枪手年龄的不断降低。有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美国发生的9起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有6起是由21岁及以下年龄枪手实施的。与此同时,枪支暴力也成为美国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而美国的现实却让政府难以对此采取有效措施。

  枪击,少年儿童死亡的“最大原因”

  近期,一段12岁男孩持枪抢劫加油站的视频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疯传。据《纽约邮报》报道,事情发生在今年6月1日。监控视频显示,这名加州男孩走到柜台前掏出手枪,要求加油站员工交出现金,并向天花板开了一枪。当地警方表示,男孩抢劫之后逃跑,在几个街区外被捕。他表示,自己这样做“不是为了钱”。

  在5月24日罗布小学枪击案发生后,美国多地中学生因为非法携带武器或者威胁要模仿这一恶性案件遭到逮捕。其中,纽约市一名18岁的高中生在课桌上留下威胁性信息:“我要在学校开枪,就像得州那样,做好准备。”

  这些都是美国枪支泛滥、枪支暴力犯罪年轻化近期出现的例子。《纽约时报》发文称,美国大规模枪击案已经出现令人不安的“新模式”:袭击者很年轻。《华盛顿邮报》也感叹说,最近发生的枪击案表明,枪手的年龄在不断降低,“令人难过的是,他们(枪手)很年轻,而这种现象很典型”。

  有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美国发生的9起最致命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有6起是由21岁或者年龄更小的枪手实施的。相较之下,从1949年到2017年,有记录的30起最致命大规模枪击事件中,只有两起是由不到21岁的枪手发起的。在2000年之前,大规模枪击事件大多是由25岁上下或者三四十岁的男性发起的。

  《纽约时报》举例说,2021年3月,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一家超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凶手是一名21岁的男子。2018年5月,得州圣达菲市发生校园枪击案,一名17岁的学生杀害8名学生和两名教师。同年2月,一名19岁的年轻人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道格拉斯高中枪杀17人。近期被指控在布法罗和尤瓦尔迪发动袭击的两名年轻人走上类似的犯罪道路:在满18岁后就购买半自动步枪,发布意在展示他们的力量的图片,然后把这些武器对准无辜的人。

  在美国枪手不断“年轻化”的同时,枪支暴力也成为美国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数十年来,车祸一直是1至19岁美国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但近年来,车祸死亡人数和枪击死亡人数之间的差距开始逐步缩小。2020年,枪支暴力超过车祸,成为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的第一大死因。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美国与枪支相关的死亡人数总体上升了13.5%,在儿童和青少年中,这一数字飙升了惊人的30%。

  与其他富裕国家相比,美国儿童死于枪支暴力的可能性更大。旧金山大学和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对2015年的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在被研究的29个国家中,美国几乎占4岁及以下儿童枪击死亡人数的97%,占5岁至14岁儿童枪击死亡人数的92%。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被研究国家死于枪支的人中,美国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2003年至2015年间,美国的枪支致死率上升近10%,而其他高收入国家的枪支致死率则有所下降。

  美国校园已经成为大规模枪击案的多发地,这也给学生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每次走进教室,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最近的出口。”芝加哥大学学生埃尔南德斯表示,她没法完全把精力集中在课堂上,而是需要不断环顾四周,查看是否有可疑的人。“每次有人把手伸进背包,我都会感到恐慌。”埃尔南德斯表示,学生不得不生活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拯救学生的生命,这令人非常失望。

  卖枪,“从娃娃抓起”

  5月26日,也就是得州罗布小学枪击案发生两天后,美国佛州一名两岁的幼儿用一把装了子弹的手枪,误杀了自己的父亲。这一荒诞悲剧折射出一个现实:青少年甚至幼儿能够很容易地获得枪支,而这是美国枪手年龄不断降低的一大原因。

  美国对枪支的管制过于宽松。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公民在21岁之前不能购买酒精饮料或香烟,但却可以购买致命武器。除了少数几个州之外,人们都可以在年满18岁之后购买半自动步枪。布法罗枪击案、尤瓦尔迪枪击案袭击者所持枪支,均是合法购买的。

  美国民间枪支数量巨大,也是青少年容易获得这一致命武器的重要原因。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称,根据2018年的一项研究,美国拥有大约3.93亿支枪,这占全世界民用枪支总数(8.57亿支)的近46%,“这是一个惊人的比例,因为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4%左右”。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对1966年至2019年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进行调查,发现超过80%的中小学大规模枪击案的枪手,从家庭成员那里偷来武器。

  美国拥枪文化根深蒂固,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青少年暴力犯罪。在美国,一些孩子几岁的时候就能接触枪支,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还会组织青少年学习如何使用枪支。该协会网站的信息显示,自1903年以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便面向青少年“推广射击运动”,以向青少年“灌输枪支安全”。青少年枪支培训项目种类繁多,包括竞赛和安全课程等。

  一些枪支制造企业为了利益进行疯狂营销,在一定程度上助长美国的暴力氛围。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伊利诺伊州的一家枪支制造商甚至为儿童推出一款名为“JR-15”的微型AR-15步枪。该制造商称这款产品“更小、更安全、更轻”,但“操作起来就像爸爸妈妈的枪”。

  枪支制造企业还利用网络游戏推广枪支销售。《华盛顿邮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前枪支行业高管巴斯表示,20年前,枪支行业的营销人员发愁如何获得新的市场份额,他们希望开辟新的细分市场,远离老龄化的、没有增量的旧细分市场。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爆发后,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开始兴起。在营销策划会上,枪支行业人士对如何在电影或视频游戏中加入枪支元素进行讨论。文章称,AR-15步枪在美国兴起,反映了一种日渐高涨的热情,至少有一些人,希望将公开的军用风格装备引入民间。

  美国校园霸凌现象层出不穷,社会治安每况愈下,这些因素也促使一些学生拥枪自卫。“电击枪和胡椒喷雾正变得像铅笔、橡皮擦一样普遍。”美国纽约市一名老师对媒体如此说道。纽约市警察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相较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纽约市学生携带到学校的武器数量飙升了80%。查获的武器包括手枪、刀、电击枪、胡椒喷雾等。《纽约邮报》更是将之形容为“全美最大学校系统内的一场军备竞赛”。

  此外,《纽约时报》分析说,对于青少年来说,15岁到25岁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十字路口”。在这个时期,年轻男性自身不断发生变化,还要经历社会压力带来的“阵痛”,这可能会让他们走向暴力犯罪。

  社交媒体在青少年枪支暴力犯罪方面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些枪手将自己的犯罪视频发布在网上,一定程度上对其他潜在袭击者起到“激励”作用。此外,在得州罗布小学枪击案中,枪手作案前曾在视频平台Twitch上发布过自己的袭击计划,然而警方对这类社交媒体监管不及时,没能及早阻止犯罪的发生。

  控枪,在政治漩涡中无解

  恶性枪击案在美国“此起彼伏”,身处其中的儿童和青少年,既是受害者,也有一些人变成施害者。6月11日, 数万名示威者在全美各地举行集会,要求国会通过控枪法案,呼吁政府“保护孩子,而不是枪支”。民主党籍参议员墨菲6月12日称,一个20人组成的跨党派参议员小组已就收紧枪支管制法达成一致。不过《环球时报》记者梳理该法案的内容发现,上述协议不过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改革”,除加强了对买枪者的背景调查和限制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进内容。

  是什么导致美国控枪如此艰难?14日,有美国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支持公民持枪,是导致控枪成为美国社会“老大难”问题的根本原因。从制度层面解决控枪问题必须修宪,而修宪通常是很难或者不可能实现的。据“美国之音”日前报道,虽然今年5月25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美国人支持立法收紧枪支管控,但在美国政界,几乎没有人敢提全面禁枪的事。蒙大拿州射击运动协会会长马布特表示,拥枪权是美国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上述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枪支问题在美国不仅是社会问题,还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问题,每一次总统选举或者国会议员选举,枪支问题都会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争议的焦点,前者主张控枪,后者反对,两党间相互较量导致政府很难采取实质性的控枪措施。美国国内社会、经济、政治等问题错综复杂,导致美国整个社会层面暴力倾向严重,一些人一冲动就想通过枪支解决问题。此外,美国控枪难跟国内警察的暴力执法也有关系。美国警察在执法中开枪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比社会层面基于冲突导致开枪的影响更为严重。

  BBC分析说,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等利益集团也不断阻止美国通过立法控枪。该协会不仅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游说政客,还拥有500万会员,势力之大能影响到政界人士的成或败。此外,美国通过控枪法最大的障碍莫过于反对控枪的人态度非常坚决,而支持控枪者的态度却会随着枪击案的发生和消退而高低起伏。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也利用了这一特点,导致控枪法案不断被延期讨论,甚至被搁置。

  在得州枪击案发生后,美国总统拜登疾呼:“是时候采取行动了。”不过早在2017年,BBC就表示,美国每次枪声响起,加强枪支管制的呼声就随之高涨,但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声音就归于沉寂,美国政府也不会采取任何实质性措施减少枪支暴力,“这些似乎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定期上演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