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渊谭天丨一个字:乱! 英国之乱也许只是西方乱局的先兆

  世界不确定性不断增强。最近的英国政坛闹剧让欧洲乱局进一步刺激全球的神经。

  随着英国几十位内阁成员在一天内“雪崩”式的辞职,英国首相约翰逊最终宣布辞去保守党党首和首相职务。

  这让重燃战火的欧洲陷入了更大的不确定,进而加深了世界动乱的色彩。

  以英国的乱局为切口,透过一些关键细节,或许可以看清事件后的乱源。

  当地时间7月7日,在全球注视下,约翰逊发表完了辞职演讲,随后他就拿起了电话,给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拨了过去。

  电话中,约翰逊表示,将在未来几周继续与合作伙伴携手解决乌克兰粮食出口受阻的问题。

  家务事已是一团乱麻,约翰逊却还有心思关注乌克兰?

  其实,回过头看看,俄乌冲突升级以来约翰逊的表现,就不会觉得惊讶了:

  第一个到访基辅的G7国家领导人;

  唯一一个两次到访基辅的主要欧洲国家领导人;

  和泽连斯基通话最频密的西方国家领导人。

  每隔几天,约翰逊就会重申自己对乌克兰的支持。表面上看信誓旦旦。但把一些信息一一对应起来看,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视角:

  5月5日,约翰逊致电泽连斯基。当天,英国地方议会选举拉开帷幕,由于政治丑闻,约翰逊所在的保守党选情严峻。

  6月6日,约翰逊致电泽连斯基。当天,英国宣布对约翰逊发起不信任投票。

  6月17日,约翰逊前往乌克兰。就在这之前,约翰逊十分亲近的私人顾问克里斯托弗·盖特辞职。

  每到危急时刻,约翰逊都要联系泽连斯基来转移视线,这确实一度挽救了约翰逊,在跟泽连斯基通话后,约翰逊在6月的不信任投票中侥幸过关。

  作为英国的首相,约翰逊,竟要靠一个深陷战火的国家,为自己在国内的政治危机中“站台”,他究竟是怎样走到这个地步的?

  上台以来,约翰逊发起了号称是二战以来英国最激进的改革,并表示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释放英国的潜力。

  手段包括:

  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等。

  当下的英国,情况如何?

  最新数据显示,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了9.1%,通胀水平创下40年来新高。

  就连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也对约翰逊的领导失去信心,选择辞职。苏纳克的辞职,是引发英国官员后续辞职潮的导火索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告诉谭主,财政大臣负责刺激英国经济增长、平抑物价、改善民生,称得上英国首相的左膀右臂。

  英国官员的辞职潮,基本宣告了约翰逊过去近三年内政治理的失败,掀开这张爬满虱子的袍,何尝不是惨痛的社会现实。然而,约翰逊到最后也没有正视。

  在不长的辞职演讲中,约翰逊仍毫不吝啬地给乌克兰留了浓重笔墨:

  现在,让我对乌克兰人民说,只要你们需要,我知道我们英国就将继续支持你们争取自由的斗争。

  过去几年,约翰逊低估了疫情的冲击力,当雄心勃勃的政策无法使英国的经济指标转好时,恰好,俄乌冲突爆发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朔告诉谭主,约翰逊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对于他来说,俄乌冲突,是一个机会。

  这不仅是约翰逊个人政治生涯的一个机会,对英国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一个搅动欧洲大陆地缘政治的机会。

  英国不愿放弃任何一个这样的机会。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告诉谭主,英国的传统外交手段,就是和欧洲大陆国家保持距离,实现光荣孤立。同时,英国还会通过各种手段去影响欧洲大陆国家,对这些国家形成制衡。

  作为欧洲的岛国,英国相对于欧陆国家的独立和对欧陆国家的制衡是个永恒的命题。英国一直试图在两者中间寻求最佳的平衡点,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回看过去这几十年,从英国融入欧洲一体化到脱离欧盟,也正是在这个平衡中挣扎的一个典型历史周期。

  英国经济始终是在缓慢增长,或是陷入停滞,正是因为其没有赶上风口,错过了信息技术发展的红利期。

  在此过程中,全球发展中国家的实力增长和团结让英国在一些殖民遗留问题上占不到任何便宜,这让英国更加失落。毕竟,英国,曾是世界上的头号霸主,通过殖民的方式统治过全球,这种统治者的思维,并不是一时就能消除的。

  在域外找不到心理优势,英国又把眼光移回了欧洲域内,开始把怨气撒到欧盟身上,“脱欧”之风也在这个岛国兴起——英国从来没有真正把自己视为欧洲的一部分,从来也不认同一体化的理想,只是把欧盟当作获取利益的工具。当英国感到欧洲一体化已经无法带来足够的好处,甚至会进一步束缚自己时,欧盟就成了各种矛盾问题的替罪羊。

  最终,在约翰逊的带领下,英国脱离了欧盟。

  然而,此时的英国,更不具备对欧洲大陆搞平衡的实力和条件。这样的落差则更加把英国推向了美国:随着英国“脱欧”,约翰逊所剩的选项更少,跟随美国左右,分享美国的影响力,成为重塑英国地位的现实选择。

  去年,英国主办G7峰会,约翰逊说了这样一句话:

  80年前,丘吉尔和罗斯福站在一起,承诺要给世界一个更好的未来。今天,美国总统拜登和我也这样做了。

只是,不同于80年前,此时的英国,先要做的,是向美国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也就不难理解英国在俄乌冲突中的积极表现——在力挺泽连斯基的同时,还频频向法、德等国家施压,要求这些国家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

  英国,总要替美国说一些美国不方便说的话,替美国做一些美国不方便做的事。

  但结果是什么,显而易见——英国经济,正在为美国的错误决定承受代价。

  持续追踪报道此次政治危机的总台记者梁弢告诉谭主: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制裁导致英国物价飞涨,通胀创40年来最高水平,但约翰逊仍旧没有正视这些问题。

  当国内出现问题,约翰逊却想着到国外去找出路,用掩盖来代替解决,到头来,掩耳盗铃的伎俩进一步恶化问题,这个恶性循环也最终导致他下台。

  回顾英国的乱:

  当下的政治乱局,本质是场治理之乱——约翰逊置英国民众利益于不顾,无视民众的诉求,掩耳盗铃;

  面对治理之乱,约翰逊的选择,却是以乱治乱——利用俄乌冲突转移国内注意,非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刀刃向外;

  做出以乱治乱这种选择,体现了约翰逊政府在自我认知上的错乱——英国仍然活在过去的殖民荣光里,没能及时认清自己相对实力与地位的变化。

  说白了,时代变了、英国的实力变了,但是英国的思维没有跟着转变过来。

  今年,英国政坛的乱局看似是偶然事件,其实背后有着必然的趋势。

  在剑桥学者马丁·雅克看来,我们进入了一个不稳定的时代。而造成这种不稳定的原因中,最重要的是美国的衰落。

  近年来,美国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绝对优势,正在全球化加速和多边主义成为主流的时代趋势中被弱化,美国急需在其他方面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以弥补这些优势的“赤字”。

  作为俄乌冲突的最大推手,美国通过在欧洲点燃战火,进一步拉拢盟友、加强控制、削弱对手。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英国的闹剧用事实证明,美国的实力已不足以支撑其绝对的控制力。

  在欧洲地区,作为离岸岛国的英国,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可以说是美国介入欧洲地缘政治的一个风向标。因此,英国的政治乱局并非偶然,而是美国在欧洲影响力变化的一个信号,这背后的根源,还是美国实力的衰落。

  从闹剧之后英美的互动间,也能看出一些端倪。约翰逊辞去保守党党首和首相职务后,拜登就此事发布了一纸声明,全文仅88字,其中对于约翰逊,只字未提。

  就在去年,拜登和约翰逊还曾亲密互动,约翰逊也称拜登是一股“新鲜的空气”。

  而现在,拜登将约翰逊,视作一股空气。这样敷衍的关系背后也正是美国盟友体系貌合神离的缩影,这在前不久刚刚闭幕的G7峰会上更加明显,谭主也专门做过一个视频进行解读。

  曾经的美国,在二战之后,凭借着保存实力的优势,在百废待兴的欧洲甚至是世界,为了自己的霸权和野心,游刃有余地操弄着治与乱。然而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那时,今天的美国也不是当年的美国,随着美国在欧洲影响力的变化,英国接下来的命运将更加难以捉摸。如果说,把英国比作一艘船,那这艘船,早已失去自我驱动力,只能随波逐流、飘忽不定,无法返回母港

  追随别人,能得到什么?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定位和方向,一味做其他国家的追随者,下场,只会是如此。

  英国之乱,也许只是西方国家乱局的一个先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