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古史 “牍”懂中华

  【发光吧,文化遗产·壹】“简”述古史 “牍”懂中华

  编者按

  中国拥有灿烂而悠久的历史,也孕育了无数宝贵的、独特的文化遗产。它们在历史烟云里铭刻辉煌的过去,在世代传承下见证精彩的现在,更在历久弥新中孕育美好的未来。如何让文化遗产在当代生活中活起来、火起来、发光发亮,滋养时代生活、也助力时代发展,事关增强文化认同、坚定文化自信。

  6月11日是我国第17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工人日报》文化新闻版开设“发光吧,文化遗产”专栏,聚焦文化遗产在新时代绽放新光彩的故事。在与物质遗产、非物质遗产的跨越时空对话里,我们每个人都是守护者、传承者、受益者。

  阅读提示

  6月11日,2022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兰州举行。《工人日报》记者也借此走进甘肃简牍博物馆,近距离感受丝绸之路上尘封已久的古史往事,触摸一名名边塞戍卒在戈壁大漠、长风寒冰中的家国情怀。

  2000年前,古人将文字书写在竹简与木牍上,合称为“简牍”。自1907年以来,甘肃共出土8万多枚简牍文物,其中又以汉简为最,总量达7万多枚,占中国出土汉简总数的80%以上,其中4万余枚简牍文物就保存在甘肃简牍博物馆。

  尺牍如面,家书如泣

  “每每抚读这些尺牍帛书,2000多年后的我们依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及其日常生活片段,字里行间都能体会出他们的呼吸与情怀。”朱建军是甘肃简牍博物馆馆长,红外线扫描并采用高精度拍摄后的简牍影像资料在他的办公桌上一一展开、一页页翻过。相对于古老的官府公文、册页账本,他同样关注大量的私人书信。

  “这些私人书信为我们揭开了汉代河西屯戍吏卒的历史细节。”朱建军介绍说,现存的私人简牍,有写信托友人代买东西的,有因物资短缺而写信向友人求助的,有寄思亲之情于书信的,真实反映出汉代河西屯戍吏卒的生活状况、情感世界、人际交往及社会风气。

  “兄行,弟病,诸君幸为……” 这是一位哥哥写给弟弟的家书。哥哥行役戍边,留下弟弟在老家。听家乡来人说弟弟生病了,哥哥急忙在戍所写了一封家书。朱建军边念边感叹:“从简牍出土地得知,这是一封没有发出的家书。信写完后,就一直留在了大漠戈壁的戍所里。我们不知道弟弟的病是否痊愈,但是读了这封信,那种浓浓亲情依然令人感动。”

  类似的书信在甘肃简牍博物馆所藏的简牍里并非个例。“历史的细节最动人。”2021年以来,甘肃简牍博物馆相继与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等单位联合举办“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流沙坠简——甘肃出土简牍文物精品展”等展览,推进简牍走近大众、走进生活。每一次公开展出,那些尺牍家书的展柜或图片前,总是有人驻足停留,引发无限的思绪和感慨。

  朱建军说:“汉代边塞戍卒们恪守忠孝的家国亲情,延绵不绝,生生不息,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感怀和启示。”

  流沙坠简,历史百科

  2014年,在第三十八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进入关键阶段,甘肃悬泉“里程简”对丝路往来驿路走向的明确记载,成为助力申遗成功的重要佐证。

  “简牍是丝路往来与中西交通的实录及见证。”朱建军说,“无论是断章残句还是完整册书,都记载了中华民族在前进道路上生生不息的顽强精神和灿烂文明。”

  甘肃简牍博物馆保存着一批“里程简”,翔实记载了从长安出发到敦煌与居延地区的通行驿置名称以及各地之间的具体里程。通过这些珍贵汉简文字所记载的驿路通道,能够复原出汉代长安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的具体走向。

  1992年在甘肃河西走廊发掘的悬泉置遗址,出土汉简2.3万余枚。尤为珍贵的是,悬泉置是当时一座官方邮驿接待机构,遗留下来的简牍文书主要是对丝绸之路上东西交往的记录,这对于研究两汉时期西北边地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意义重大。

  甘肃地处丝绸之路的东段,是古代中国通往西方的门户,也是东西方交流的主干道和最活跃的地区之一。甘肃的汉代简牍多出土于居延、肩水、悬泉、敦煌、地湾等地,内容涉及诏书律令、司法文书、例行公文及吏卒名籍、出入关登记等各式簿籍,还有买卖契约、往来书信,等等。可以说事无巨细,包罗万象,不仅是汉代边塞政治、军事和日常生活的历史百科,也是丝绸之路东西交通、友好往来的实录见证。

  甘肃简牍博物馆藏有一枚简,记载了龟兹王和夫人途经敦煌悬泉置时的住宿情况。简文记载,悬泉置为龟兹王夫妇专门准备了相应的生活用品,在堂上放置1张八尺卧床,床上有青黑色帷,其他的4张卧床皆张帷。这些生动的内容弥补了文献记载的不足,以小见大,弥足珍贵。

  呵护国宝,启迪未来

  朱建军表示,不同于史书上的记载,汉简的记录价值最直接、最真实,通过研究可以再现当年丝绸之路的情景,并可以追溯“一带一路”历史的源头,更有利于加深世界对中华历史的理解。

  作为中华民族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竹简木牍不同于青铜重器或者精美玉器,收藏保管、保护修复、整理研究和展示利用等方面,也面临着新的考验。

  甘肃简牍博物馆虽然成立仅仅10年,目前,已对馆藏近4万枚简牍进行红外线扫描并采用高精度拍摄技术,实现简牍资源数字化存储管理,对5000余枚简牍进行试管密封并装入囊匣保存,减少文物的氧化与损毁。同时,对馆藏的213件汉晋纺织品文物也进行了保护修复,对馆藏汉代纸张类文物进行了显微检测分析等工作,对汉代的造纸工艺、价值以及文物保护现状等进行探索。

  甘肃简牍博物馆还用多媒体影像技术,对考古现场进行情境营造,模拟河西走廊沿线几次重要的简牍出土的遗址场景。同时,通过影像互动复原汉塞边关、驿站遗址空间,以情景再现方式拉开故事线,演绎汉简上的文书故事,带领观众深入了解汉代的文史典籍,更直观地体验简牍中的社会历史、生活百态。

  如今,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马滩的黄河岸边,作为甘肃省列重大项目、总建筑面积达3万多平方米的甘肃简牍博物馆新馆已经拔地而起,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预计年内就可以正式开放。届时,人们将可以在这里通过一枚枚简牍,去更清晰地触摸丝绸之路上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交流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