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型银行二季度业绩普降 华尔街慎对美联储持续加息

  证券时报记者 李颖超 杜晓彤

  笼罩在高通胀和经济衰退担忧的阴霾下,美国银行业的又一个财报季就此拉开帷幕。普遍的业绩下滑早有预兆,多数银行二季度业绩均低于市场预期,高盛、花旗集团两家机构的超预期表现仍给投资者带来了一些信心。

  当地时间7月18日美股盘前,高盛披露的二季度营收、利润数据均超市场预期,股价应声涨逾4%,提振美股银行板块高开。截至当日收盘,高盛收涨2.51%,摩根士丹利收涨1.04%,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富国银行也分别上涨0.18%、0.03%、0.15%,“华尔街六大行”中,仅摩根大通收跌1.03%。

  从财报数据来看,美国大型银行第二季度利润普遍下跌超两位数,摩根士丹利更是在近9个多月的时间里首度出现不及市场预期的盈利表现。但在业绩说明会上,华尔街高管们仍对未来的信贷增长前景持乐观态度,这得益于零售和商业客户需求的反弹。

  但他们也警告,如果恶化的经济前景开始损害消费者信心,贷款需求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受到影响,并对可能出现的衰退风险表示了担忧。

  大型银行业绩普遍下滑

  当地时间7月18日,高盛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营收118.6亿美元,同比下降约23%,但仍好于市场预期的106.7亿美元;利润同比下降48%至27.9亿美元,折合每股收益7.73美元,同比下降49%,比市场预期的6.69美元高出1.04美元。

  同一时间,全美第二大银行——美国银行披露的财报显示,二季度实现利润59.3亿美元,下滑34%,折合每股收益为73美分,低于市场预期的75美分;但得益于消费者支出和借款强劲,该集团当季收入同比增长约6%,达到227亿美元,基本符合预期。

  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富国银行在净利润方面均出现了两位数的业绩降幅,且均未达到分析师的预期。其中,摩根大通二季度净利润下滑近29%至82.0亿美元,折合每股收益2.76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2.91美元;摩根士丹利二季度净利润下滑近30%至24.0亿美元,调整后每股收益1.44美元,此前市场预估1.57美元;富国银行二季度净利润下滑50%至28.4亿美元,每股收益0.82美元,分析师预期为0.85美元。

  尽管业绩普遍出现下降,但高盛、花旗的表现仍超市场预期,在财报发出的当日股价获得提振。花旗集团早前披露,该集团二季度营收为196.2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2%,超出市场预期的180.98亿美元;净利润同比降低27%至45.5亿美元,但仍超出市场预期的33.69亿美元。据了解,该集团二季度业绩超预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外汇、大宗商品和利率交易带来的大笔资金,以及跨境企业资金往来。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华尔街头部银行的投行业务收入在第二季度几近腰斩,成为拖累银行当季利润的重要因素。其中,美国银行、高盛和花旗的相关业务降幅均超40%,这主要归因于为对抗通胀采取的加息举措及避险情绪的持续升温而令股债发行遇冷,资本市场并购交易活动度大幅下降。

  全球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股票资本市场IPO规模为2638亿美元,同比下降近69%;二季度的并购活动交易额降至1万亿美元,同比下降25.5个百分点。

  银行业正应对持续加息

  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劳工部发布最新物价数据,6月CPI同比上涨9.1%,为1981年11月以来最大增幅,环比则上涨1.3%,创2005年9月以来新高。通胀数据公布后,美国总统拜登曾表示,美国6月通胀数据“高得令人无法接受”,将给美联储提供必要的空间以应对通胀。

  近日,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发布的《2022年下半年全球市场展望》预计,美联储将在年底前再次加息150个基点至3.25%,使利率超过美联储的“中性”水平2.5%。伴随着美联储政策变得更加具有限制性,未来6~12个月内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将大幅上升,“通胀高企且不断上升,加上全球央行越来越强硬,加大了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的可能性。”

  尽管美联储大幅加息引发了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但对银行来说也有好的一面——不仅有利于银行净息差的扩大,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银行客户增加了贷款倾向。花旗集团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行贷款总收益率连续五个季度上升,第二季度达到5.81%。

  富国银行和摩根大通的财报均显示,企业客户在第二季度借入更多资金,通常是为了弥补通胀飙升造成的成本增加。例如,摩根大通的企业和工业贷款增长强劲,由于循环设施的使用增加和新开户的增加,增幅达到6%,而商业房地产贷款则增长了3%。

  不过,抗击通胀的加息行动也令美国经济衰退的预期升温。今年一季度,美国GDP下滑1.6%,而亚特兰大联储GDPNow模型7月15日对二季度实际GDP增长预估为-1.5%,低于7月8日的-1.2%。美国劳工统计局、美国人口普查局等部门发布的相关预计也显示,第二季度实际个人消费支出增幅和实际私人国内投资总额增幅分别由1.9%、-13.7%,下降至1.5%、-13.8%。

  制造业、服务业增速放缓以及通胀对消费预期的影响,已经令美国经济处在技术性衰退的边缘。华尔街银行家们也对“企业信心和消费者活动”受到的打击表示担忧,这种不确定性促使他们更加谨慎地运用资源和管理各项开支。

  据高盛CFO Denis Coleman称,该公司已选择放慢招聘速度,削减需要支付的专业费用,并可能在今年恢复对员工的年度绩效评估,淘汰表现最差的员工。之前,这一评估机制在疫情期间曾暂停实行。

  “我们看到通胀已深深植根于经济之中,这个特殊时期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需求和供应都受到了外生事件的影响,即疫情和俄乌冲突。”高盛CEO David Solomon在该行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上表示。

  “我与经营大型全球企业的CEO们对话时,他们告诉我,他们的供应链仍在持续通胀。”他称,“与此同时,我们的经济学家表示,有迹象表明,今年下半年通胀率将会下降。答案是不确定的,我们都将密切关注。”